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地方资讯 >

地方资讯

定力不好?复旦图书馆医科馆“打卡王”建议从戒除手机做起

  这是一份复旦大学图书馆医科馆(以下简称“医科馆”)达人榜单,由复旦大学图书馆认定发布。过去一年,医科馆“打卡王”孔同学,来了1424次;爱学习的潘同学,在馆天数301日;医科馆“早鸟”李同学,168次开馆就来;医科馆“夜猫”王同学,225次学到闭馆……

  澎湃新闻()记者从复旦大学了解到,医科馆“打卡王”是来自2017级临床医学专业(五年制)的孔怡德。2020年暑假,孔怡德忙于研究生推免,又在医院实习,因此没有回家,医科馆成了她的第二个家。她几乎每天都去图书馆,从早上8点待到晚上12点,只在吃饭时临时离开。预约制的座位让她加快赶回,往返进出图书馆则增加了她的打卡次数。

  “每次家人发起视频聊天,一接通我就在图书馆,以至于万一有一次我在寝室,他们就会很意外。”孔怡德说。对于“卷王”称号,她认为,去图书馆是很平常的事情,“打卡多并没有特别之处,我只是进馆次数较多,校园里这样的同学很多。”

  有高中同学向她诉说自己定力不太好,孔怡德建议,先从戒除手机做起,逐步降低使用手机的频率,把多出来的精力转移到学习上去。

  过去一年里,2020级社会医学与卫生事业管理专业的博士李海燕,168次在医科馆早8点开馆时准时踏入图书馆,被称为“早鸟”。她总是7点起床,洗漱、吃早饭,不到8点就来到图书馆门前。她表示,没有“卷王”,只有长期养成的习惯。

  在医科馆地下一层,2015级临床医学专业(八年制)的郭然同学2020年167次学到凌晨离开。他忙于写论文,在寝室时效率较低,于是习惯在图书馆学到一两点。据郭然观察,凌晨12点左右,大厅里还有三四成人在学习。

  本科期间,她花了相当长的时间思考大学教育的意义,课余泡在图书馆翻阅哲学、历史、文学等多种类书籍。她认为,大学最具意义的是博雅教育,“在四面裹挟中过完一生之前,它给了我们机会去寻找广大世界里自己人生最需要的要素。”

  她在图书馆里的大部分时间都不是具有明确目的性的学习,可能是在读专业外的书,有时只是沉浸在思考中。“这些对我而言,是在现实的汹涌波涛中浑身湿透地惊恐挣扎时,可以爬上的一叶安宁小舟。”她说。

  而最爱相约学习的2021级公共卫生学院硕士汤表倩,一年内137次预约多人研讨间。2020年她准备毕业论文的开题和中期答辩,与同学相约一起准备,更有动力。没网也能玩的休闲游戏

  汤表倩认为,热搜上的情况在医学院内并不少见,医学生课程多,平时的阅读积累很重要,去图书馆是大家都在做的较平常的事情。